yellow字幕网app下载ios

因为短视频的崛起,导致这世上喜欢秀演技的人越来越多。

虽然绝大多数人的表演都比较拙劣,但也有人的演技看上去比较浑圆天成,好像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葛存兴,就是这种演技比较好的人。

徐拙盯着他做菜的视频看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葛存兴是个彻头彻尾不会做菜的人。

而他之所以跳出来做菜,大概率是因为口才好,加上表演天赋不错。

所以看着像是他做菜,其实所有需要秀刀工什么的步骤,全都以手模或者远镜头代替。

从头到尾,都没有他做菜的痕迹。

而且他做菜的视频应该经过了高人的剪辑,从头到尾都没露出什么明显破绽,就好像真是他做的一样。

加上他的口才不错,从头到尾都在diss徐拙和徐文海父子俩。

很多看视频的人光顾着听他说话了,完全没注意到他做菜。

葛存兴今年三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锐意进取的时候,所以想砸掉路由器取而代之也就很好理解了。

夏日清纯美女如花儿般可爱而美丽

出众的外表加上不错的口才,配上天衣无缝的表演,再加上海量资金的烘托,使得葛存兴迅速在网上走红。

徐拙和徐文海的粉丝一边跟他的水军对骂,一边给徐拙父子发私信,让两人赶紧做出回应。

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贸然回应的。

徐拙觉得还是先跟袁康商量一下比较好。

幸好做直播的工作室就在写字楼里,袁康很快就抱着一台笔记本走了过来。

“你刚在直播间骂葛家的人是狗,他们的反击就来了,刚问了一下咱们的后期小姐姐,她说这视频剪辑得很高明,对方应该花了大价钱……徐拙,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也是徐拙想问袁康的问题。

论资源的话,身在中原省会的四方酒楼自然不是京城老牌美食店铺葛记饭庄的对手。

论财产的话,徐家跟葛家也相去甚远。

至于社会影响力什么的,除了徐拙这个名气贸然窜上来厨师之外,别的方面都比不过葛家。

甚至可以说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徐拙换了个思路,看着袁康问道:“这次葛家又各种花钱买热搜数据吗?”

袁康点点头:“对,花了不少钱,连咱们这个小公司都接到了葛家的订单,而且后续的安排也有,未来几天,葛家都会在热搜上居高不下。”

根据袁康的介绍,未来葛家会从葛记饭庄的历史过往开始讲起,把葛家的历史讲解一遍,最主要的,自然就是建国后领导人去葛记饭庄吃饭的事儿。

另外还有外国政要慕名去葛记饭庄就餐,并跟当时的主厨合影留念等一系列高光时刻。

他们之所以搞这些动作,自然不是钱多烧的了,也不真的是为了踩徐拙一脚。

葛家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上市。

为了能够顺利上市,也为了在股市上一炮而红,葛家不放过任何一个成名的机会。

但是相对于葛家众人的高调,一直给葛家当厨师长的贺国安,就显得低调了很多。

据季文轩介绍,自从贺国安无故把视频删了之后,到现在还没在公共场合露过面,有什么需要抛头露面的事儿也让其他人代劳了。

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或许贺国安不想让葛记饭庄上市?

毕竟有全聚德的前车之鉴,餐饮行业一经上市,就意味着口碑的崩断。

因为上市之后,就要对股东负责,成本要一再压缩,只追求利润。

这种情况下,积攒多年的口碑就会迅速崩塌。

不过贺国安只是个厨师长而已,怕是拦不住这种事情吧?

徐拙心里诽谤两句后,便做了安排。

他的安排很简单,就是按兵不动,让葛家可劲儿蹦跶。

一直不回应他们,他们跳着跳着就跳不动了。

根据徐拙对系统的揣测,等这次的风浪过去后,应该就会判定任务成功。

到时候带子上朝的技能到手,再慢慢反击葛家不迟。

反正他们现在吵得越欢实,跳得越高,回头打脸打得就越响。

“那咱们真就啥都不做吗?”

袁康对徐拙的安排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徐拙会脑子一热,立马上号对葛存兴来一套祖安式的问候呢。

结果徐拙居然这么淡定,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该有的样子。

徐拙说道:“这种骂架,远没有我在游戏里跟人骂得猛烈,让人完全提不起兴趣。你只要把葛存兴说的那些话都保存一下,过些天等我开始反击的时候发出来,这就行了。”

袁康一听就明白了:“你是打算打他们的脸是吧?”

他没问徐拙会怎么打,反正看徐拙这样子,应该是有后手的。

再说就算徐拙没有后手,这些爷爷们也不会坐视不管。

嗯,等着看好戏吧。

安排好这些之后,徐拙开车回到酒楼。

这会儿店里正在吃晚饭,于可可也在,这会儿正一边刷视频,一边拿着粽子在吃。

端午节包的那些粽子到现在还没吃完,原本徐拙打算让员工们分了呢,但是这丫头喜欢吃甜食,也就随之任之了。

见徐拙过来,于可可连忙凑过来问道:“螺蛳粉好吃咩?我也想吃了。”

徐拙把她嘴角的糯米粒捏掉:“你想吃等会儿就给你做,在看啥视频呢,都吃脸上了。”

于可可抓着湿巾满不在乎的抹一下脸:“在看人家做黄米凉糕吖,最近天气好热,网上开始流传黄米凉糕的教程了,各种做法都有,我打算学习一下,然后做一些黄米凉糕给你吃……”

嗯?

你又要破坏厨房?

徐拙赶紧打断了这丫头的话:“你别做了,咱家的规矩你忘了?女人不能进厨房。想吃黄米凉糕我给你做啊,这太简单了。”

“真哒?你会做黄米凉糕?”

徐拙想到螺蛳粉翻车的事儿,没敢直接答应下来。

而是指了指不远处坐着正在一边喝稀饭一边跟郭兴旺和石磊讲着什么的冯卫国说道:“冯爷爷是陕西人,他肯定会做,我让他教我就行了呗。”

于可可甜甜一笑:“那好叭,那我就等着吃了吖。”

————————

晚上还有哈!

ttshuo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