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下载fm

【 .】,精彩免费阅读!

商夏从藏经阁离开之后,原本想要找祖父商博询问有关天外穹庐的事情,却不料在去往学院后山的时候,被院卫司的本部主管宋幽给拦住了去路。

“玄界如今正处于封闭状态,除了学院的四重天武者,以及百艺阁的阵法师之外,其他人等一缕不准进入!”

宋幽看着眼前的商夏面无表情的说道。

商夏抬头看了看玄界上空已经在缓缓收摄的天地异象,说明刚刚进阶武煞境的古寿,已经开始巩固自身的修为,状似无意道:“宋主管也快要进阶四重天了吧?”

说罢,商夏面带艳羡的摇了摇头,转身便离开了。

而在他的身后,宋幽狠狠的商夏离开的背影,脸上却阴沉的几乎要凝出水来。

商夏倒不是故意要得罪这位院卫司的本部主管,只是从藏经阁离开之后,他很快便找到了当初的训导孙海薇。

原本他只是想要从孙训导这里打听一下内舍的近况,毕竟这半年多来他一直不曾在学院。

不料在二人闲聊的时候,孙海薇无意当中却是向商夏透露了一个情况。

那便是在商夏得到寇山长亲口允诺,由学院为他提供进阶四重天的进阶药剂之后,曾经在学院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学院当中有不少修为在武意境第三层以上的师长,都明确表示了难以接受。

恬静可爱女孩俏皮的日常生活照

通幽学院此番冒险接引两界本源潮汐入境,虽说最终大获全胜,收获了数道天地灵煞,可对于学院有资格冲击四重天的武者而言,仍旧是狼多肉少。

况且学院就算得到了数道灵煞,可没有足够的灵材、灵药用来配置四阶进阶药剂,武者就算有着合适的灵煞,也没办法凭空进阶四重天。

因此,这一次学院放出的晋升名额仅有两个!

这两个名额不但由学院提供进阶药剂,还提供合适的天地灵煞。

在商夏回归之前,通过各方面的竞争和评定,学院便已经给出了内舍教谕古寿、藏经阁主管张好古、院卫司本部主管宋幽、外务主管元真、世情司通幽商行主管钱四通的五人候选名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因为寇山长的亲口允诺,这两个名额中的一个便要被商夏生生占去了一个。

这还了得?

一个年纪还不到二十年的在院生员,就算立下了些许功劳,怎么就能夺去了为了学院辛苦奉献多年的师长们的晋升机缘?

尽管商夏只是得到一份进阶药剂,合适的天地灵煞还要他自己去想办法。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凑齐一份进阶药剂所需的各类灵药灵物,难度恐怕比找寻一道天地灵煞还要大!

而偏偏现在这个时候,通幽学院还真就是处于一种灵煞多余药剂的境况当中!

于是,不仅是五位候选不甘,便是学院中的其他师长对此也颇有微辞,认为商夏毕竟年纪还轻,就算有山长允诺,也大可以向后推一推,先将眼下的机缘让给其他师长才

是。

最后还是寇山长亲自出面,宣布商夏的进阶药剂学院另行提供,不再占用两个晋升名额,这才勉强平息了事端。

最终评定结果出来之后,伤势痊愈的古寿和张好古得到了这两次机会。

原本事情到此就已经平息,然而晋升四重天的机缘实在太过难得。

于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很快便又有人将主意打到了商夏的那份进阶药剂上面。

而在这些人当中,又属院卫司的本部主管宋幽,上跳下窜的最为活跃。

好在商夏在学院当中也不是没有根底之人,况且他的这份药剂又是寇山长亲自允诺,最终到底这份药剂还是没有被其他人夺了去。

商夏听了这等消息,对于那位宋主管自然没有任何好感。

况且他也不是什么忍气吞声之辈,若是没有瞧见也就罢了,既然在玄界入口前碰上了,自然也不会跟这等人客气。

从学院出来之后,商夏并未急着返回商府,而是召来了燕七询问通幽城的近况。

“七叔,通幽之战后,四重天以上的高阶武者可有变化?”

燕七略微沉吟了一下,道:“通幽之战后,各方四阶武者相继离开,学院之中张好古张教习最先进阶四重天,之后姬家的姬毓,云家的云亦晨先后凝聚了本命灵煞,刚刚内舍教谕也晋升武煞境成功,说来便只有咱们商家没有新的四重天出现了。”

商夏“嗯”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燕七见状接着道:“不过咱们商家本就有两位四重天,认真算起来其实是要比其他三家先行了一步才是!”

商夏脸上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学院当中为何在寇山长发话的前提下,还会有人跳出来争夺他手中的那份进阶药剂。

说起来三姑商沛进阶四重天的消息,在通幽城以及通幽学院肯定还没有多少人知道。

否则的话,学院中的那场风波恐怕只会更大!

这个时候燕七看了商夏一眼,面露迟疑之色,道:“少爷,您是否也要准备晋升武煞境了?”

原本正在沉思的商夏被燕七打断,“唔”了一声笑道:“七叔想要说什么?”

燕七“嘿嘿”一笑,道:“没什么,家中不是分得一道天地灵煞么,少爷要是再拿到了进阶药剂,进阶武煞境自然是理所应当!”

商夏闻言笑了笑,道:“家中还有其他人想要那道灵煞吧?”

燕七憨笑了一声,没有接话。

商夏也不愿在这件事情上多谈,便吩咐燕七驾车返回商府。

之前从长枫城返回的时候,正碰上商克有事外出,因为心中挂念着进阶药剂之事,商夏没有在家中多呆,便叫了燕七陪他前往学院。

此时回返商府之后,商夏便从容了许多。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家族府邸当中忽然变得比以往喧闹了许多,而且里里外外还多了许多生面

孔。

望着不远处一个面容富态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大声呵斥着两个静若寒蝉的下人,商夏不悦道:“这些都是什么人?吵得让人心烦!”

商夏在自家说话自然不会低声细语,这声音自然也就落在了那个中年管家男子的耳中。

只见他管家猛地转头看向商夏,目光之中带着审视的意味儿。

不过他很快便看到了跟在商夏身边的燕七,目光先是一惊,紧跟着便换了一副笑脸,弯腰道:“老仆李五福有礼了,不知是家中哪位少爷当面?”

“姓李?长枫城来的?”

商夏看着这个生面孔,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向着旁边的燕七问道。

那李五福仍旧笑的一团和气道:“正是,我等是府中九爷门下……”

话还没有说完,这李五福才突然意识到,对面这位少爷根本就没拿正眼瞧他,那句话也根本不是对他说的。

燕七在旁边低声道:“府中的生面孔,只有几个是二爷回来的时候带在身边的,剩下的全都是跟着九爷的夫人从冀州而来。”

李五福脸上挂着笑,可原本弯着的腰板儿却挺直了一些。

“呵……”

商夏轻笑一声,道:“冀州李氏?是不是有个叫李天寿的,还是白鹿福地的嫡传弟子?”

李五福脸色先是微微一变,似乎有什么顾忌,可马上脸上原本讨好的笑容就变得一副淡定从容起来:“呵呵,正是!没想到这位少爷也知道我家表少爷的大名!”

商夏闻言脸上顿时挂上了古怪的笑意,瞥了那李五福一眼,道:“唔,那人在本少枪下求饶的时候的确提过他的大名,可惜……”

那李五福这个时候一张胖脸早就被吓得煞白,结结巴巴道:“不,不可能!表少爷他可是白鹿嫡传,他,他怎么会……”

“他死了!”

商夏目光淡定的看着前方,道:“我杀的!”

“,,……”

李五福浑身的肥肉都在哆嗦,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语调:“,等着……”

话还没说完,这位李管家便跌跌撞撞的向着府中某处别院跑去。

商夏原本从学院出来后有些不爽利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只见他想了想,向旁边的燕七吩咐道:“告诉九叔,就说是我说的,除了他的老婆孩子,其余从冀州带回来的人,但凡跟李氏有关的,一律赶出府去!”

燕七闻言面露难色道:“少爷,此举……恐怕不妥吧?毕竟是叔侄,九爷脸上须不好看!”

商夏冷笑道:“九叔当初要拿残月枪、赤星枪的时候,也没见他想着自家侄子的脸上不好看,九婶当初在长枫城一停半年多,也没见她愿意与商家同甘共苦。只管去做,其他人若有问题,这便是我的原话!”

燕七原本还待要劝,可话到了嘴边,却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办!”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