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高清视频

融合了一颗金龙的心脏给奎斯带来了什么?

更高的种族潜力。

更强的肉体力量。

金龙的水下呼吸和医疗天赋、

以及对于火焰的掌控和近乎免疫的抗性。

被破体而出的高热火焰熔炼龙躯之后,掉落了大量燃烬碎屑,让奎斯这头体格超出常规的少年蓝龙瘦身了不少。

“那头中二红龙可算是走了。”奎斯一边嚼着食人魔布鲁替他准备的魔鬼椒零食——现在在吃辣方面他可以很自信地质问所有生物“还有谁!”,一边仔细地研究着从冷却的熔岩之中凿出来的青铜法阵残骸。

在送走了中二红龙“老阿姨”之后,重新化为人类少年形态的蓝龙和他的伙伴们又陷入了更加紧张的备战之中。

作为仪式法阵载体的青铜板在法术效果的保护下并没有被高温熔化成铜汁,虽然上面的法阵功能已经不再有效,但是这种便携式的法阵技术还是给了奎斯这样立志成为顶级施法者的研究型人员很大启发。

蓝龙少年在每天用从尤格罗斯录判魔手里交易到的小册子上记录的修炼方式来锻炼自己的武技,以及和食人魔巫医帕鲁一起对恶魔进行生理解剖研究之外,抽出了相当一部分时间琢磨这种便携式法阵的附魔工艺。

这样的时间安排,让他不得不大大压缩管理这个营地的行政工作的时间。而因为“空投作战”的任务,魔鬼的后勤部门又将更多的战争资源、更多的来自各个位面的异位面雇佣兵持续不断地填充到这个偏远的营地之中。

好在“总有主意”的食人魔布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组奎斯分担了行政管理方面的压力。布鲁似乎在这方面很有天分,他将调配料理的方法和经验嫁接过来,投入到了营地的管理工作之中。

射手座女生喜欢向日葵

就像是管理美食盒子里的材料一样,他将运送到营地里的各种物资妥善安排到各个仓库,既能够保证储藏的安,又兼顾了战斗时候方便拿取发放。

原本根据各自不同的位面来源而自发聚集在一起的雇佣兵们,则被他拆开打散,根据不同的兵种和能力,重新安排到了不同的聚集地。

为了保证自己的指令能够被贯彻实施以及杜绝营啸的可能性。在奎斯的授意之下,被巴特祖高层送来的由整整一百头骨魔注1分成了二十支小分队带领着数量更多的倒钩魔卫士组成了一支以布鲁心爱的武器“捕鲸叉”命名的宪兵队,专门负责巡逻和解决各种营地里各种争端。

奎斯由于指挥官权限,掌握了这支宪兵队之中所有骨魔的真名。在真名力量的制约下,这支部由中级巴特祖魔鬼作为骨干的宪兵队,可以以及必须彻底贯彻执行他们的管理者——食人魔布鲁的安排。

在食人魔的安排之下,营地里的一切开始变得井井有条。秩序与规则在这个由数万异位面雇佣兵组成的大型营地之中很快地建立起来。

秩序带来的力量甚是强大。在没有消耗多少资源和人手的情况下,就轻易歼灭了新近几伙子流窜过来发动袭击的小型深渊恶魔军队后,这个理念更是得到了营地里守军的广泛认同。

随后几次战斗之中出现的战地医疗营,在抢救回不少因为和恶魔战斗受伤,又没有下层界邪魔们那种强大恢复能力,原本只能等死的异位面雇佣兵之后,这些制度更是得到了绝大多数营地士兵的拥护。

有秩序真好。

我们的“扫把眉”大佬道尔顿也极为认同这个观点。

他被安排在了一个由蛮斗士职业为主的冲锋队之中,可惜担任队长的并非是他,而是一头看起来更加健壮的半炼狱血统牛头人武士。

不过好在他的小弟们也大多被分配到了这里,不至于让他们的大佬成为光杆司令。

道尔顿对这种安排没有什么抵触,他甚至十分欣赏这种有序的管理模式。

“如果软槭城那个守备队长有这里管理者一半的水平,那座城市也不会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多乱七八糟不入流的小帮派冒出来,把城里搞得一团糟,让老子每天都要带着兄弟伙们各处兼任不领工资的治安维护队员……”

他的这番话语,让以前扫把眉帮的手下也深感赞同。

只不过这种认同感还是在道尔顿的那帮“老兄弟”之间比较盛行,新来的没有经过考验的一些小弟哪怕连最基本的忠诚都谈不上,更何谈向心力。

比如之前投靠过来的那些鹿头人身的萨隆人恶棍,此时就拒绝听从“扫把眉”大佬的调遣,而重新聚集在了这个冲锋队里另外一个有势力的首领的手下。

按照他们的话说,这是找到了“信仰归宿”,道尔顿则对此嗤之以鼻。

“一群不讲义气又不知死活的邪教杂碎。”

冲锋队的小型校场之上,道尔顿坐在一个垫着麻制编织袋的麦酒桶上面,和围拢在他周围的一些兄弟冷眼旁观着被萨隆人奉为“信仰归宿”的新老大站在几个板条木箱堆叠搭造的演讲台上,用还不太熟练的炼狱语高声宣讲他所信奉的诡异教义。

这个萨隆人新任的老大,有着土狼一样的脑袋,以及带有红色斑点的深棕色毛皮,零星的铁环穿刺在其坦胸露怀的身体表面作为装饰,哪怕是在演讲的时候,身边也跟着两头留着涎水的鬣狗。

这是一只残忍又凶恶的豺狼人,同时也是一名信奉邪恶神灵的豺狼人牧师。

“赞美伟大的耶诺古,你带有毒牙的子民听从你的教诲……弱者的血肉将会被奉上,我等分享汝之荣光……”

随着这个豺狼人牧师的话语,几个肢体残缺的类人生物被他的手下从一旁带了过来——这是他们将要举行的邪恶仪式的牺牲品。

这些牺牲品的来源,要么是单独来到这个异位面雇佣兵营地,又不怎么强力的倒霉武士;要么就是从食人魔布鲁新组建的医疗营地里偷窃出来的伤患。

“弱者不配生存!血肉的盛宴之中,贡献我们最诚挚地奉献!”

听从豺狼人牧师教诲的一群人开始围殴倒在地上的牺牲品。更有甚者,几个嗜食生肉的鹿头人身萨隆人,已经开始忍不住用有力的大手从受害者身上撕扯一些血肉,往自己嘴里狂塞,大嚼特嚼。

在豺狼人牧师从他信奉的邪恶神祗处获得的法术效果加持之下,这些惨遭分而食之的牺牲品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是最轻微的哀嚎也无法发出。

至于说阻止这种恶行。拜托!这里可是巴托地狱的血战营地,参与到这场残酷战争的生物哪会有什么慈悲的心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正常的状态。最多觉得有些厌恶时,不去看不就好了。

“老大,已经办好了。”道尔顿的一个小弟从远处跑了过来,看到不远处发生的血腥残忍的一幕,吓得一个哆嗦,把脸扭过来,在自己大佬的耳边轻声回复了一句,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怕自己吐出来。

道尔顿轻轻拍了一下这个胆颤到不能自已的小弟,仿佛是在责备这种胆怯的行为:“小崽子,这有什么可怕的,这里可是地狱,是魔鬼的老巢。”

似乎是为了印证“魔鬼的老巢”这个论述,道尔顿的话语刚刚说完。六头骨魔用高等传送法术直接出现在隶属于这个冲锋队的小型校场上。

没有有罪宣言,亦没有其他废话,这些长得很像亡灵生物的巴特祖魔鬼就发动了惩戒行动——只是他们的手段比较单一且较为粗暴——只有屠杀。

骨魔们为了提高行动效率,先是一起使用冰墙术,将想要逃窜的邪教徒们禁锢在几尺厚的坚冰筑成的牢笼之中,然后宛如无物一样。穿过冰墙开始他们的工作。

透过冰墙,冲锋小队没有参与邪教集会的其他人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骨魔宪兵频频挥舞着自己的长柄钩镰,间或用像是毒蝎尾刺一样的带着剧毒的尾巴戳向那些原本还在享受血肉盛宴的恶徒。

在骨魔们的凶残攻击以及其天赋恐惧灵光的影响下,所有原本大啖血肉、凶残无比的邪教徒们都拼了命一样地四散逃窜,只是周围无死角的冰墙,将他们和那些可怕的巴特祖魔鬼关在了一起。

拼命无用,无处逃生。

组织集会,信奉邪恶神祗的豺狼人牧师也没有逃过死亡的降临,他和他的宠物鬣狗被同一头骨魔用尾巴穿刺挂在了一起,强效的毒素仅仅片刻就收割了这个豺狼人的性命……

道尔顿拍了拍自己身边刚刚报信回来兀自惊魂未定的小弟,罕见地安慰道:

“怕个鸟用,老子早就告诉过你们,这群邪教徒都该死……敢在魔鬼的地盘上去信仰恶魔邪神。没见识的瓜货,不是自己作死么……”

“扫把眉”道尔顿先生,早就摇身一变,从原先无知的巴佬,变成有着一定下层位面知识的血战老兵。

而这则是“总有主意”的布鲁的另一个安排。

食人魔在每支营地内部队内部都会简拔一名有一定实力的战士,作为暗中监督的耳目喉舌。

秩序带来力量,明暗双重的秩序带来两倍的力量!

注1:骨魔(Bone Devil),亦称奥赛魔(Osyluth),在dnd的设定中,这些看起来像亡灵生物一样的巴特祖魔鬼是憎恨、贪欲与嫉妒驱使的九狱监工,也是可供选择的督战队和宪兵队的组成。他们站立约9尺高(3米左右),体重500磅(450斤出头),属于中等阶级的巴特祖魔鬼。这里能力是3版的能力设定。

Post Navigation